• 滴滴公布阶段整改措施 零容忍整治“人车不符” 2019-06-14
  •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 2019-06-10
  • 党的自我革命是伟大社会革命的强大动力(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6-07
  • 端午假期结束 中国接待国内游客8910万人次 2019-06-07
  • 点击天山网 掌握全新疆 2019-06-06
  • 辩证的基础就是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的,通过严密的逻辑组织完成辩证的过程,根本不存在强辩, 2019-06-06
  • 人工智能:新技术的“双刃剑” 2019-06-06
  • 58集团设立1亿元理赔基金 联手多家房企打造“全行业真房源” 2019-06-05
  • 好消息!智能终端生产企业智能化改造有补贴 2019-06-04
  • 用事实来回敬非马克思主义思潮(原创首发) 2019-06-04
  • 青岛,走向世界影视最前沿 2019-06-03
  • 北京阅读季·书香企业建设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9-06-03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3月18日开幕 品牌战略推进灯饰产业高质量发展 2019-06-03
  • 雷蕾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亲兄弟明算账 表姐弟借名买房反目 2019-05-27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王子之死(微电影)

    编辑推荐 【晓荷】王子之死(微电影)


    作者:愁断肠 白丁,2.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6发表时间:2019-03-15 20:42:34

    广西快三贴吧 www.kpnk.net
       那高高的台阶上飘下一封密信,
       在他眼前被风吹开,
       上面只有三字:“不——要——杀”!
       这明明就是弟弟的字迹,
       他一下子也懵了,
       这密令到底是要杀我还是不杀?
       ——楔子
      
       一,绝对
      
       天空淡蓝,透明,
       如一层薄纸,或一层玻璃,
       冷冷的,起着霜花,
       有闪电的裂纹,有皮鞭的伤痕,
       万千灵魂折断的翅膀,
       飘落,叠起了整个冬天。
       呵一口气,用衣袖擦一擦,
       凡人只要透过这层玻璃,仰首,
       便可看破天堂的虚华,
       那里处处有冰棘,
       冰凉、尖锐、残酷,而且无情。
      
       北风凛凛,性情暴烈,
       这北国之君,衣袍坚硬如铁,
       神情就像冰雕一样的冷酷,
       眼睛里暴射出两道剑似的寒芒,
       他暴戾地扫视众生。
       他是一个年轻的君主,
       虽然年轻,却懂得驾驭权术,
       很多阴谋已被他铁拳粉碎,
       很多血腥也被他埋入冻土。
       君王铭记着父王的教训:
       “统冶就是绝对领导绝对主宰。
       世上唯冷酷,能掩盖一切萌动迹象,
       不管是喧哗还是暴躁,
       只有坚冰之下,
       山河才会顺服安静?!?br />  
       北风一丝也不敢怠慢,
       释放着冷酷,
       即使面对亲人,同志,
       也要时常龇龇四颗尖锐的虎牙。
       “所谓国家,就是君王的炼狱,
       你要搭箭在弓,绷紧你的弦,
       勇敢地面对各种挑战,
       猎场里有羊羔也有虎豹,
       还有披着羊皮的豺狼……
       你成不了神的存在,
       那你就会成为屈死的鬼魂?!?br />  
       父王突逝,
       压力之下北风潜能爆发,
       把势权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绝对……!”他咬着牙扫视天下,
       他竟日里挥响铁鞭,带着他的爪牙,
       春也狩猎,夏也狩猎,
       秋也狩猎,冬也狩猎,
       他巡视着他的山河,
       脚步“咔咔”地踏响,
       他的彊场任他驰骋,
       他笑得残忍,鞭梢上溅着血腥。
       功名都是云,在天上变幻,
       而臣民必须是羊,有个栅栏圈养,
       北风笑着说我恩许你等生,
       北风咆哮着说我主宰你等死。
      
      
       二,绝念
      
       那年入夏的时候,
       在一个风暴和雨暴的夜晚,
       有一只羊终于逃出羊圈,
       不,应当是春风逃出了北国,
       他本是北风的兄长,
       自从被先王剥夺储君的地位后,
       他就被替代的北风忌讳,
       父亲死后,所有庇护更是被一齐带走,
       他也变成了一头四处逃亡的羔羊。
       冰封的北国疆域内,
       站在冰上的永远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君王,绝对的至上,
       那整个冰之结构就是君王的威严,
       封杀所有的蠢蠢欲动,
       一人之下,统统都打入冰下,
       成为养在网箱里的鱼或者虾,
       也不管你曾经何种的尊贵和骄傲,
       都成为任君宰杀。
      
       春风也有过挣扎,
       但越挣扎便越陷深冰窟,
       春风也想辩驳,
       “作为长子,
       (君位)本应由我来继承王位,
       我相信我能做得更好,
       我可以融化冰雪,给予阳光,
       使国家之地万象更新
       让臣民获得民主和自由……”
       可父亲只抛来一声冷笑:
       “失望,无知无救的稚子,
       你根本就不懂治国之道,
       强大是民主与自由的基础,
       弱小却为坚忍与抗争的理由,
       任何异想天开的华裳,
       又怎能掩饰权利背后血腥横流的残酷?
       错一步敌人让你粉身碎骨,
       甚至把你的臣民你的亲人,
       推向万劫不复的灭亡?!?br />  
       “你——我的儿子,你不适合为君者,
       还是去做你的寓公吧,
       世界很大,容得下平凡的你,
       但永远,也不要想再回来!”
       流放,贬为凡民,
       生命便比凡民更为危险,
       家乡成为最危险的刑场,
       春风只好远遁,逃离国土,
       只能回头报以幽怨。
       故国王宫,那仅是一段奢华虚梦,
       亲情枉顾,人生本就是一季冷暖时光,
       时间痛裂了脉络的时候,叶会飘落,
       春风躲在阴暗处自言自语:
       “凭一腔温暖,也难为故国之寒,
       身在异国他乡,乡愁却是魂萦梦绕?!?br />   春风本来抱负满满,
       却又一朝跌落尘埃。
      
       “我本无意君王位,
       曾求父上莫传三?!?br />   春风总爱愚蠢的自诩聪明,
       好像他才是国家的救赎,
       他才是人民的希望,
       那种失落的心情初始表露无遗。
       他一点也未有觉得,
       他所说的“不传三”,
       已经触动了君王心中的禁忌,
       “而我就是父王囗中的三儿啊,
       哥,你野心未泯,既然逃亡,
       却为何要敢如此拔弄是非?”
       君王说罢拧起眉毛,冷冷地笑,
       “普天下没有我的距离,
       我的爪牙无限触及,
       任你逃到天涯海角!”
       那如冰潭般的深眸中尽是戏谑,
       绝情绝义的杀意弥漫,
       散下天罗地网一样的刀锋,
       在帝王家,只有父子,哪有兄弟?
       他透过天幕的玻璃,
       看着那春风身影躲藏的地方,
       派出了他的骏马,他的狼犬,
       还有他的密令和弓箭。
      
      
       三,绝情
      
       便演一只山羊的逃奔,
       逃跑在那坎坷的异域山川,
       “只要弟弟你玩得高兴,
       哥就做你的绵羊,顺了你的心意,
       用尽生命去逃奔?!?br />   也许,从开始的时候,
       春风便能够检点自己的言行,
       他也不会引起弟弟的忌恨,
       但谁知道呢,自古王室的斗争,
       都要用生命为做代价,
       春风又怎能逃过这场宿命,
       他注定了是一个悲惨的下场。
      
       况且自作孽不可活,
       现在再屈服又怎能取得宽???
       春风洒落一路的泪雨,
       一颗悲哀、湿漉漉的心情不停地祷告,
       跪在夜里,希望夜能长久,
       自己能保有一份安宁。
       更希望月亮的光辉能照着自己,
       而母亲就是那颗月亮,
       每当春风凄苦无助时,
       他便会像世上所有的儿子一样,
       更加思念母亲,
       但母亲葬在更北更寒的异域他乡,
       一座荒芜孤凄的坟茔里,
       他多年都未能去祭奠了:
       “妈妈,今年清明节我一定会给您祭扫?!?br />  
       “本来种了一池莲花,
       本来织了一幅锦画,
       但父王不愿,便如春梦,
       凉水东流?!?br />   恨不起来,如果说帝国是个棋盘,
       父王也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自己更只是一个小小的兵卒,
       “你的血脉,你的传承,
       注定了你没有回头路,
       注定你的性格必须果敢而嗜血。
       江山解冻,便如稀泥,
       政权崩溃,一切皆无,包括生命,
       国家的政策怎由得你肆意发挥。
       傻儿,你并不适合这片土地?!?br />   父亲反复地怒吼,
       恼怒是他声音里的炸药,
       炸掉了所有的初衷与窗户,
       背转身去,从此不见慈颜。
      
       猎犬追逐,弓弦尖啸,
       猎豹和豺狼在草丛中冷笑,
       狮子和老虎守在前途,
       羊在颤抖、在悲号,
       他只能不停地往奔逃,躲避阳光,
       身后草木乱飞,弓蛇乱曲,
       他惶惶然不可终日。
       “恨此生没生在平民家,
       竟日里却是如此恐慌!
       只愿在南山,能够置一小屋,
       扶慈父母,拥娇妻儿,
       虽平平淡淡,却也幸福?!?br />   是啊,人生并非自己可作主,
       醒来却已帝王家,
       春风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他也曾哀求,向他的弟弟: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兄已性食草,不会争弟肉!”
       他还在愚蠢地对君王以兄自称,
       忘不掉原来王子的身份,
       更忘记自己现在只是一只羊羔。
       一声弦响,箭贴着耳根射过,
       马蹄与犬声呼啸而来,
       春风只能惊慌地继续逃跑,
       北风呼啸,凛冽刺骨,
       君王的声音在天空阴忍地传来:
       “狼犬们,给我继续遛羊!”
      
      
       四,绝路
      
       浓雾笼罩着马来群岛,
       这炎热多雨的国度,
       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
       西来的云雨在空中耀武扬威,
       脚下的洋流也不甘示弱,
       多方势力博弈,
       造成了这里多变的气候,
       一年总是风多雨多雷电多,
       地下更是暗流纵横。
       王子此时行走在去机场的小巷,
       他戴着一顶灰色的鸭嘴帽,
       和一副巨大的太阳镜,
       低着头匆匆地行走,就像做贼一般。
       他躲闪着前面情侣的回头,
       射避着路摊边戴笠者的瞟视,
       也逃避着一群小乞丐的追乞,
       仿佛身上的每条神经和毛发都竖着,
       细察周围的一切异常,
       风吹草动,都能像脱兔一样逃跑。
       身后突然一声喇叭响,
       他身子一颤拔腿就向前跑,
       并拐进了一个胡同,
       然后捂着胸捂着嘴躲起来,
       他总是显得草木皆兵,
       半夜里也不敢把头藏进羽毛。
      
       末路穷途,
       自从父亲死后,
       弟弟便断了他的俸银,
       他再也不能轻松地过奢靡的日子了,
       但是他还有三个老婆,
       以及四五个儿女需要供养,
       所以他不得不开始转动脑筋,
       希望能在商场里混出一条活路。
       可是,他的脸就是一个标签,
       身份就是一枚地雷,
       即使中央帝国,
       他虽如寄居在“伯伯”的家里,
       但出于政冶考虑,
       “伯伯”也并不能给他太多帮助。
       但他不愿出卖家国的利益,
       去当西方之国的傀儡,
       他越来越感到了生活的绝望。
      
       开始还有姑父的帮助,
       以及一些父亲老臣的暗地接济,
       日子也并非那么难过,
       也许他的抱怨引起了君王的暴怒,
       也许姑父们确有不可原谅的野心,
       多疑的君王开始大杀四方,
       一时间父亲的旧臣纷纷被清洗,
       连姑父也被残忍地屠杀。
       在君王的淫威下无人再敢对他示好,
       他从此失去了所有依靠。
       想起姑父在时,
       他就曾遭遇暗杀,
       虽然不知那是谁的手段,
       但那时他还有钱请得起保镖,
       正因为保镖的拼命?;?,
       他才侥幸地逃过一死。
       现在,自己的生活都已很困难,
       又哪还请得起保镖?
       他只能祈祷着、抱怨着、咒骂着,
       混过一日算一日,
       活得一天算一天,
       他的心里给自己设计多种死法,
       每一种都是惨烈无比。
      
      
       五,绝望
      
       王子就这样苟活着,
       居然也平安地度过了几年,
       尽管祖国的天空上时而惊雷滚滚,
       时而又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北风挟带南下的血腥,
       也时常惊掠在他的梦中,
       但能活着他便应该千恩万谢了。
       他无数次地祷告先父,祈求公平,
       但父王每次走入他的梦中,
       指头几乎要敲碎他的头颅,
       总是用冰冷而无情的声调斥责:
       “若是你当了君王,
       我也允你任性而为,用尽手段,
       为了你祖父的心血,金家的江山,
       我们又何惜区区性命?
       强者为王,
       皇家儿孙都是王者的磨刀石!”
      
       他时常梦到父王冷冷的凝视,
       时常梦到白额老虎张牙扑来,
       每每在梦中吓醒,
       哭叫着醒来已是浑身都汗透。
       他不可能再有前途,
       摇晃着的日子,只是迟早而已,
       春风就像一个已宣判的死囚,
       影子在阳光下拉得很长很长,
       绝望的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绝望的眼晴里,有时幻景,
       身边的人全是弟弟拿弓的身影,
       远近都向他瞄准。
      
       居然好久未见杀手,
       也许,因为姑父及将军们的被斩杀,
       弟弟便不再当他威胁?
       也许是自己的谨行慎言,
       弟弟便已允许了他的存在?
       更或者是父亲托梦给弟弟,
       让他不要再来为难于他?
       也许,习惯了提心吊胆,
       习惯了怀疑一切,
       习惯了面对威胁,
       习惯了担惊受怕的日子,
       就像身处狼群的羊羔,
       习惯了梦中鲜血淋漓,
       春风对于每一次日升与日落,
       都会感激万分。
      
       狡兔有三窑,
       王子也有三个家,
       一个就在马来岛临海的悬崖上,
       某处富人居住的风景区,
       不过,这只是他逃亡的驿站,
       他从不敢在此久留。
       另一个家在遥远的新加坡,
       那里水美草肥风景秀,
       但是他也不敢过分贪恋奢华,
       那也不是安全的地方,
       他会尽快赶回澳门,他真正的家。
       澳门,万楼群立,繁华无比,
       而它却像一个摇篮,
       徜徉在碧蓝清澈的海水中,
       中央帝国的一只手伸出来,
       轻轻地把它摇晃,摇晃,
       就像摇着爱子入睡,小心呵护,
       澳门在梦里安祥恬静,

    共 1028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时下里,中小学幼儿园旁边,挤满了各类补习班,为什么?都想着赢在起跑线。赢在起跑线,可以少奋斗多少年;输了起跑线,一生一世该有多少沟沟坎坎?他,生在帝王家,轻松拥有这天下,谁能说清楚有多少人羡慕他?可赢在起跑线上的他,一样有意想不到的麻烦跟着炸开了花。父王驾崩的一瞬间,世界从此改变。谁是王位继承人?谁是新君王的亲信?谁是将被排挤的那个人……不关百姓,关乎朝廷。流着皇室的血液,免不了承受皇室的血腥!若被排挤出宫廷,皇子不及普通臣民。到山山水水之间去谋生,饮山泉,啃草根,与野兽的踪影一起出没,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就感觉能够活着便是幸运。父王??!你若能显显灵,就赐你的儿孙一帆风顺……宫廷里的江湖不平静,时常是刀光剑影,生在皇家,也许是最大的不幸。没想过要经历一番番恼怒,一番番恼怒也洗不干脸上的泪痕。相煎何汹汹,哪管同根生?只愿来世不再生于帝王门庭,只想着去做一介草民……本品让人联想到一部部热播的宫斗戏,最凶险的江湖原来在朝廷。作品通过宫廷里的纷纷扰扰,透视出各种各样的人心,呼唤人人都要具备一棵纯朴的心,别让利欲烧毁了灵魂。本品语言颇具诗性,内涵深沉,耐读耐品,值得力荐共赏!真心感谢老师赐稿晓荷社团!顺祝老师创作愉快!敬茶!【编辑 张福洲】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张福洲        2019-03-15 20:51:02
      父亲反复地怒吼,恼怒是他声音里的炸药, 炸掉了所有的初衷与窗户,背转身去,从此不见慈颜……欣赏老师佳作!期盼不断赐稿!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2 楼        文友:张福洲        2019-03-15 21:04:07
      去过故宫的人,见了里面异常珍贵的陈列品,会联想得很远很远……如今平静的物件里,可能蘸满了太多太多的血腥。作品以时间为线,将一组组故事串成串,读来让人感慨万千!赞赞赞!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3 楼        文友:愁断肠        2019-03-15 23:15:50
      L老师辛苦了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滴滴公布阶段整改措施 零容忍整治“人车不符” 2019-06-14
  •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 2019-06-10
  • 党的自我革命是伟大社会革命的强大动力(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6-07
  • 端午假期结束 中国接待国内游客8910万人次 2019-06-07
  • 点击天山网 掌握全新疆 2019-06-06
  • 辩证的基础就是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的,通过严密的逻辑组织完成辩证的过程,根本不存在强辩, 2019-06-06
  • 人工智能:新技术的“双刃剑” 2019-06-06
  • 58集团设立1亿元理赔基金 联手多家房企打造“全行业真房源” 2019-06-05
  • 好消息!智能终端生产企业智能化改造有补贴 2019-06-04
  • 用事实来回敬非马克思主义思潮(原创首发) 2019-06-04
  • 青岛,走向世界影视最前沿 2019-06-03
  • 北京阅读季·书香企业建设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9-06-03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3月18日开幕 品牌战略推进灯饰产业高质量发展 2019-06-03
  • 雷蕾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亲兄弟明算账 表姐弟借名买房反目 2019-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