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军给未来写信 《信中国》端午节收官 2019-07-18
  • 巨型足球、大力神杯亮相南京,感受世界杯氛围! ——凤凰网房产 2019-07-18
  • 【美家课堂】高温高湿 沙发保养有讲究 2019-07-13
  •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07-13
  • 英国球迷要在世界杯上搞事情?俄罗斯笑脸相迎:你来啊 2019-07-08
  • 朔城警方打掉一个暴力抢劫恶势力团伙 2019-07-08
  • 李思思产后复工晒自拍美照 感慨爱子成长尽显母爱 2019-06-26
  • 太原摇滚20年演唱会 齿轮橡皮等老牌乐队重出江湖 2019-06-26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6-25
  • 主持人资料库——涂经纬 2019-06-25
  • 第三届“百名”网络正能量榜样评选 2019-06-24
  • 张鸿星会见温州市抚州商会筹备组 2019-06-24
  • 为应对督察 江苏如皋一工厂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6-18
  • 滴滴公布阶段整改措施 零容忍整治“人车不符” 2019-06-14
  •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 2019-06-10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新鋭力】细雨中的呼喊(小说 )

    精品 【看点·新鋭力】细雨中的呼喊(小说 )


    作者:一海蔚蓝 秀才,2419.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10发表时间:2018-02-07 14:15:01
    摘要:小说告诉我们,不论地位高低或是金钱的多少,人活的要有尊严,要有志气……

    广西快三贴吧 www.kpnk.net
      
       一
       马累是在一个飘着细雨的晚上被一辆汽车撞昏迷的,医生说就算他醒过来,情况也并不乐观,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得知他住院的消息,我马上向医院赶去。在医院里,我见到了马累的父亲和他的弟弟马全。马全告诉我那辆车逃逸了,因为是在晚上,要想找到那辆肇事车或目击者恐怕很难。马累在车祸中捡了一条性命,也算是万幸。得知他出事的消息,我首先想到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车祸,因为他得罪了很多人。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被对手算计是很正常的事。
       马累的父亲坐在走廊的连椅上,眼睛看着对面的那面斑驳的墙壁。墙上张贴了预防爱滋病的宣传画,好像是刚张贴上去的,其他的还有怎样预防肺结核、肝炎的宣传画。没有被宣传画遮住的墙面脏兮兮的,有的墙皮翘了起来,靠近地面的墙面上残留着点点血渍以及痰渍。我不知道马累的父亲在看什么,在这个时候我找不到妥帖的词语来安慰他,只好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根。他接过我送上的烟,点上火,突然站起身来,马全问他要干什么,他说去厕所。在马累被送进抢救室后他一直待在走廊里,整整一天没有去过厕所。
       我问马全能不能见见马累,他说不能,医生不同意,因为马累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这个时候谁也不能见他。马全刚收到北京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为这事我还去他家喝过酒,他的父亲一脸欢喜,但酒喝得不多,只是一个劲地抽烟。他们的家境不怎么好,为了给马累的母亲看病,家里欠下了一屁股债。马全考上大学,这对一个拮据的家庭来说是一件喜忧参半的事。去马累家喝酒,我没有带钱,而是带去了一把芬达吉他。马累说马全一直都想买一把吉他,他答应过马全,只要马全考上大学,一定会买一把吉他送他。马全是一个腼腆的小伙子,个子比马累高,不喜欢说话。我把带去的吉他送给他时,他激动得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只在那里一个劲地说谢谢。我知道送一把吉他有点华而不实,他们需要的不是一把吉他,而是能解决现实问题的钱。我想在马全去北京时送他一笔钱,数目当然不会太小,谁知时隔不久马累出事了,这对他们的家庭来说比雪上加霜还要严重。
       马累的父亲顺着走廊朝东走去,过了不久,他脚步很快地向我们走来。我问马全什么时候去北京。他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去上大学了?他点点头。我说,你放心地去就是了,钱的事我来解决。他还是摇了摇头。马累的父亲回来后没有坐下,而是局促不安地搓着双手,很痛苦地说没有找到厕所。我站起身,说我陪你去。
       厕所在三楼,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进了电梯。说实话这家医院实在是糟糕透了,为了撒个尿还得上三楼。进了电梯后,那个开电梯的女人却说三楼不停,要么上四楼,要么出去。我有些生气,说什么态度!不停也得停!马累的父亲暗中拽了一下我的衣襟,说,我能忍受,不急的。
       电梯上到四楼,我们只好从四楼再下到三楼。也许是那泡尿憋得太久了,他下楼梯时看上去小心翼翼,一只手甚至捂在肚子上。人有三急,对他来说这是最为现实的问题。
       在厕所小便时,我对他说,马全不想去上大学了。
       他站在肮脏的小便池前,肩膀一抖一抖的,对我的话没有作出反应。厕所里臭气熏天,让人感到窒息。在这么一个令人作呕的地方说话有点不合适宜。他站在那里,一脸痛苦的表情,足足过了十分钟才把问题解决掉。他说他的前列腺有问题,很烦人。从厕所出来,他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我又说,马全上学的事你们不要担心,我那里有钱。
       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他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
       我说,你不要担心,马累不会有事的。
       他看我一眼,嗫嚅道,他那是活该!
       下楼时我们没有乘坐电梯。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开电梯的女人。
       见我们回来,马全说,医院要我们交押金,马上交。
       我不知道他是在对我说,还是对他的父亲说。
       我说,钱的事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马累的父亲嘴巴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我说,我和马累是兄弟,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他救过我的命,我就是卖血也要救他。
       我去和院方交涉,得到的回答却是医院不是福利院,如果不马上交钱,他们就放弃救人。他们说话的口气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在那一刻我恼火极了,差点抓起桌子上的那个玻璃杯摔过去。为了躺在急救室里的马累,我把升腾起的怒火压了下去。在这个时候我不想得罪他们。
       从医院出来,我开车回家取钱。其实,只要我打个电话,马上就会有人把钱送来,但我没有那样做。
       回到家,我取了六万块钱现金,都是呱呱新的钞票,连封条也没拆??吹轿掖吹那?,马累的父亲眼睛亮了一下,接着又黯淡下去。我把钱交给马全,要他去交押金。等他走后,我问马累的父亲饿不饿,他嗫嚅说他和马全已有一天没吃饭。马全回来后,我们离开医院去吃饭。马累的父亲灰头土脸,看不到悲伤或紧张的表情。他走在我和马全的前面,不时地左右张望,看样子是在寻找他认为满意的饭店。他上身穿了一件圆头汗衫,下身是大裤衩,脚上趿拉了一双拖鞋。后来他停下来,指着一家门面不大的饭店问我们行不行。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讲究什么饭店,只要有个地方坐下来,填饱肚子就行。我说就这家吧。
       在饭店里坐下后,我问马累的父亲要不要喝点酒,他没有表态。我说,多少喝点,解解乏。
       那就喝点。马累的父亲说。要了一瓶“尖装”,是那种塑料瓶的。在这之前,我从未喝过这种酒。
       我给马累的父亲倒上一杯,又给马全倒上一杯。马累的父亲盯着酒杯,没有看我,突然端起杯子,一口喝干了。我要马全也喝点,他只抿了一小口,接着咳嗽起来。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说他不会喝酒。我说,马累的酒量很大,喝酒也痛快。马累的父亲说,他就知道吃喝,对这个家从来不管不问。
       马累和他的父亲一直都不和,他父亲知道他在外面干的那些勾当,因此经常训斥他,说他不务正业,早晚都得进监狱。对马全,老马总是另眼相看,特别是在马全考上大学后,他整天乐呵呵的,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人看上去也年轻了许多。马全金榜题名,这对老马来说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只是想不到是福兮祸所伏,在家里需要钱的时候马累出事了。
       我又给老马的杯子倒满酒,这次他没有一口喝干,而是看着我,说生死有命,他死了,那是他罪有应得。他不死,那是他命大。我们没有必要为他提心吊胆。
       也许老马说的是气话,马累再怎么不争气,可他还是老马的儿子??醋抛约旱亩铀赖艋虮涑梢桓鲋参锶?,作为一个父亲,他心里肯定不好受。他那么说也是言不由衷。我问他马累那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他听后一愣,接着叹了口气。
       马全不喝酒,也不说话,坐在那里发呆。
       我说,你们不要误会马累,他并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其实,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要不然他不会救我。
       他一辈子就做了这一件好事。说完这话,老马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了,嘴巴发出嘶嘶啦啦的声音。我又给他的杯子倒满酒,他看一眼,说马全,你上你的学去,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供你读完大学的。你不要担心那个畜生,死就死了,活就活了,他不值得你牵挂。
       马全说,爸!他是我哥,我不能不管他。
       听马全那么说,老马打了个激灵,突然端起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在那一刻我愣住了。这是我头一次看到老马发火。老马也愣了。我想他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摔酒杯,而且是在饭店里,又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平时的老马可是唯唯诺诺,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我没有说什么,叫饭店里的老板娘又拿来一个酒杯。老马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那样看着我,说他们会不会要我们赔钱。我说不会,一个酒杯值不了几个钱。老马不好意思地说,马累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很高兴,但是那个畜生根本不值得大家为他担惊受怕。他死了,并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了他那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老马怎么可以这么说呢。马累是他的儿子,就算马累罪大恶极,作为父亲,他也不能希望自己的儿子死掉。在我看来马累还是非常孝顺的,他每次赚了钱都会给他父亲买烟买酒。老马呢,他为什么对马累这种态度。
       我问老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马累是自找的。在我再三追问下,他叹了口气,拿起桌子上的烟盒,掏出一根烟来,然后叼在嘴上。他的手在抖,打火机吐出的火苗也在抖,点了几次都没把烟点着。我只好把火送了过去。他同时把嘴上的烟凑过来,嘴巴一瘪,使劲吸了一口。
      
       二
       老马在周炳辉的公司工作,收入不是很高。马累呢,没有职业,喜欢打架,经常做一些替别人要债的事。有时他也带上我,口袋里装着刀子或其他的什么凶器。他从不拿刀子威胁欠债人,而是把刀尖对准自己的胳膊,眼睛看着欠债人。当然,这也是一种威胁,比拿着刀子对着别人更令人胆战心惊。马累做这种事从来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他只盯着欠债人,手中的刀子慢慢地划开皮肉,像犁铧翻开土地,顷刻间鲜红的血液便会喷涌而出。这办法很灵,他这么做,十有八九会成功。要一次债,他的手臂上便会多一条刀疤。那些刀疤有长有短,纵横交错,如同一条条面目狰狞的蜈蚣在他的手臂上蠢蠢欲动。人都是怕死的。马累怕死吗?我想他也怕。在石桥区,大家都知道马累,知道他是一个小混混,一个亡命徒。但从本质上说他并不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心怀怜悯之心的人。从他对我的态度就可以窥见一斑,只是他从不流露出来,他怕伤了我的自尊心。他没有因为我是个残疾人而处处照顾我,他总把我当成一个正常人,一个和他一样健康的人来对待,即使是在我跟着他去要债时。作为我唯一而且又救过我性命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帮他,在危难之际拉他一把。
       马累不知道周炳辉是我的父亲,他曾问过我的家庭情况,我搪塞说父母是做小买卖的。如果我实话实说,我会失去马累这个朋友,所以对他,我必须有所隐瞒。后来我才知道老马在周炳辉的公司工作,活不累,属于打杂人员。作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他非常在乎自己的工作,可以说是一个做事认真,工作兢兢业业的好员工。
       那天,老马下班回家,脸色不怎么好看,吃饭的时候毫无食欲。在饭桌上,马累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老马不说话,胡乱吃了几口便回房间睡觉去了。马累和他父亲之间隔膜很厚,平时很少交谈,即使是在饭桌上,也是各人吃各人的,吃完后各自做各自的事。到了夜里,正在睡觉的马累突然被一阵呜咽声给惊醒了,他爬起来,向父亲的房间走去。透过门玻璃,他看见父亲正趴在桌子上哭泣。马累推开门,问怎么了。老马没有抬头,而是慌忙擦掉泪水,说没什么。马累说,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告诉我是谁,我会为你出气的!老马呵斥道,睡觉去!不管你的事。
       回到床上,马累再也睡不着了,他了解自己的父亲,在家里是一个样子,出门后是另一个样子。在外面,特别是在他上班的公司,他总是忍气吞声,默默地干着自己的工作,从没有和谁发生过争执。马累知道父亲一个人在半夜里哭肯定受了委屈,而且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到了第二天,他找到和他父亲在一起工作的老刘,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刘吞吐不说,支吾着,最后被马累问急了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
       老马在半夜里哭与周炳辉有关。
       老刘说周炳辉侮辱了老马。
       周炳辉到底是如何侮辱了老马。老刘说当时老马在打扫走廊,手中拎着个拖把,正巧周炳辉走过来,他手中的拖把弄脏了周炳辉的皮鞋。周炳辉非常恼火,大吼着,问老马的眼睛长哪去了。老马唯唯诺诺,弯腰去擦周炳辉鞋上的水渍。周炳辉没有要他擦,而是怒气冲冲地说要他用舌头舔干净他的鞋。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老马居然真的趴下身,像一条狗一样去舔周炳辉的鞋,但周炳辉却抽回脚走了。老马趴在地板上,他看到的周炳辉又高又大,如同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老马趴在地上,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是什么心情。周炳辉走后,他才爬起来,自我解嘲地笑着,说是我不好,真的!我不是有意的。周围很静,那些目睹这一幕的人,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对这种事似乎是见怪不怪了。
       老刘说,马累,周总那是在和你爸开玩笑呢。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周总喜欢开玩笑,你爸也知道的。
       回到家,马累问他的父亲。老马支吾半天,说哪有的事。
       马累说,你不用再瞒我了,我都知道了。
       老马说,这不管你的事。
       马累说,你是我爸。
       老马说,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老马知道马累的脾气,他是那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人,所以他不想节外生枝。到了他这个年纪,能有一个工作,一份稳定的收入,不是容易的事。在他的心目中,周炳辉虽然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可他从不拖欠工资,因此老马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
       在一个飘着细雨的晚上,马累怀揣了一把刀子走出家门。周炳辉侮辱了他的父亲,对此周炳辉是要付出代价的。马累当时是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他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吗?我觉得马累会那么做的,他不能容忍自己父亲的尊严被人践踏,即使那个人是周炳辉,是他父亲的上司。我了解马累的脾气,他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人,所以说就算周炳辉是石头,他也敢拿鸡蛋去碰。马累所带的那把刀子从没有伤害过他人,他带着它去为别人要账,经常以自虐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共 20429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小说一层层向我们剥离爆发户周炳辉如何通过不正当手段发家致富的。周炳辉为了发财,让文中的“我”,周炳辉的儿子周正失去一条腿成为残疾人,又让“我”失去母亲。从此父子间结下了仇恨。尽管周炳辉发财后用金钱,公司,女人来拉?!拔摇?,企图安慰“我”。但一个人活的是尊严,而不是像狗一样活在别人脚下。在“我”去跳河自杀时,在周炳辉公司上班的马朝阳,他的大儿子马累救了“我”。从此两人结下友谊。当周炳辉再次羞辱马朝阳时,马累为了父亲的尊严找周炳辉算账时,遭到周炳辉的暗算,出了车祸。尽管“我”在马累住院中给于了帮助,但马累还是成了植物人。为了马家的尊严,“我”把周炳辉叫到约定地方逼使他给马累跪地道歉。但不知情的马累弟弟马全,为了父亲为了哥哥要刺杀周炳辉?!拔摇蔽寺砣那巴?,不再惹出事来。用身体挡住了刺上周炳辉的刀……小说最后留白,在风雨飘飞中,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子,这人是谁呢?小说情节清晰,语言质朴,人物心理描写很到位。作者文学功底很丰厚。小说人物刻画的生动形象。人活着不是为金钱而活着,是要活的有尊严。精彩佳作,推荐共赏?!颈嗉捍合那铩俊窘奖嗉?精品推荐20180209002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春夏秋        2018-02-07 14:19:03
      精彩佳作,推荐共赏。问好老师,期待精彩再现看点。
    回复1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2-09 21:04:52
      谢谢,祝好
    2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07 15:35:29
      拜读老师佳作,学习精湛的创作写作手法。敬茶,遥祝冬安。
    狗不弃家贫 子不嫌母丑
    回复2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2-09 21:08:15
      谢谢。写小说多年,感觉自己仍在门外游荡,不知小说为何物。如果说摸到了一点门道,其实还差很远,就像一个学武者,只是会一点花架子,至今未参透小说的内在秘密。祝好
    3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2-08 08:59:18
      这是我读过的老师的作品中,节奏最快的一篇,情节紧凑,逼着人一口气要读完。
       “我”为父亲的不自尊和自己失去的尊严而绝望,求死过程中,为马累所救。马累外表粗暴,却是心地善良,他以自残的方式替人要账,从未伤害过别人。虽然他不被人理解,可是他活得有尊严,并在为父亲讨尊严的途中被害。老马为了生活,委屈求全,卑躬曲膝;父亲为挣钱,忽视了尊严,有钱时又侮辱别人的尊严,“我”在这种反复的失望中不断抗争,但总有人视尊严为生命,并为之一战!就像马全。细雨中的呼喊,是亲情的呼唤,是弱势者的呐喊,是为有尊严的活着,“我”倒下了,但希望升起了……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3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8-02-09 21:13:24
      这个小说写了好几年了,现在都不记得当时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一个小说。不过我记得那几年写了好多这样的小说,再看却恍若隔世一般,唯一欣慰的是那时写的都陆陆续续发了出来。但在我却不敢再读第二遍,害怕那时写的都是垃圾,让自己脸红耳热。祝好
    4 楼        文友:春夏秋        2018-02-09 22:37:27
      祝贺佳作获精,期待老师精彩之作再现看点。
    5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2-10 07:01:55
      又一篇精彩小说,直面现实,剖析人性。
    6 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2-18 07:37:17
      拜读美文佳作,问候作者,祝您佳作纷呈!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朱军给未来写信 《信中国》端午节收官 2019-07-18
  • 巨型足球、大力神杯亮相南京,感受世界杯氛围! ——凤凰网房产 2019-07-18
  • 【美家课堂】高温高湿 沙发保养有讲究 2019-07-13
  •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07-13
  • 英国球迷要在世界杯上搞事情?俄罗斯笑脸相迎:你来啊 2019-07-08
  • 朔城警方打掉一个暴力抢劫恶势力团伙 2019-07-08
  • 李思思产后复工晒自拍美照 感慨爱子成长尽显母爱 2019-06-26
  • 太原摇滚20年演唱会 齿轮橡皮等老牌乐队重出江湖 2019-06-26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6-25
  • 主持人资料库——涂经纬 2019-06-25
  • 第三届“百名”网络正能量榜样评选 2019-06-24
  • 张鸿星会见温州市抚州商会筹备组 2019-06-24
  • 为应对督察 江苏如皋一工厂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6-18
  • 滴滴公布阶段整改措施 零容忍整治“人车不符” 2019-06-14
  •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 2019-06-10
  • 甘肃快三跨度基本走势图 福利彩票3d走势图 大小肖各是什么生肖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一点红心水高手坛公式规律 福利三分彩有规律 陕西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双色球复式中奖得主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开乐彩动态走势图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中奖详情 012期二肖中特 二分彩开奖号 浙江快乐12助手总汇